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 9 April, 2013 | 一般 | (2 Reads)
在學校的一個星期,有想過寫很多東西,手觸摸到鍵盤的時候卻又不知道敲哪個字下去。 我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對他有感覺的呢?不太清楚。只記得高一的那年夏天,我坐在他的後面,對他所有的記憶也只剩坐在第四組的時候。那時候,我總感到很幸福。因為我的左手邊坐著一個可愛的大男生,胖乎乎,傻傻的。他就坐在他後面。那時候,他們總會在自修的時候窸窸窣窣地講話。後來,也許是因為他們話太多,班主任把我同桌換開了,這樣之後,我就坐到了他的後面。記得那個時候,我在想另外一個男生——劉謙。對,就是大家在電視上看到的魔術師劉謙。是在09年的春晚舞台上第一次看到他,被他深深地迷住了。從此以後,他就成了我的精神寄托,每天都會想上那麼幾次。窩在一個小角落裡,靠著牆,默默的想他,很幸福,很簡單。 他就像一個孩子一樣,可愛而單純,他總會笑我。他開玩笑的說,“哦,你是想聽我給你講故事才跟班主任講把A給換掉的吧。”我笑而不語。跺跺腳,反正我講不過他。 高一那時候正好趕上“世界盃”,他在白色的校服後面用粉色的螢光筆寫了大大的“英格蘭”。記不太真切當時天氣怎麼樣了,反正記得我把我的校服外套掛在凳子後背上,他去搬水,跟我借校服,我不同意。倔倔地說,“你就穿你的校服出去唄。”他說太丟臉了。我還是不肯借,因為我的校服很髒。他沒等我說什麼,就抽起我的衣服往外走了。我笑笑,搖搖頭。後來,他再穿那件校服的時候,字跡已經很淡了。我悄悄跟他說,“你媽媽真可憐,你這個不孝子。”他也只是笑笑。 他從來都不吃早飯,要麼學校買點,要麼從家裡帶點東西吃。那時候也許是還不熟,他讓我吃薯片,我搖搖頭不肯吃。“你是不給我面子咯?”我搖搖頭說:“我們老師說了,吃薯片等於吸汽車尾氣。”他也不再說什麼。第二天,他就拿來了薯願,“這是非油炸的,吃吧。”還是尷尬,就說不想吃。他白了我一眼就轉過去了。 熟了之後也就隨便點了。中午的時候我會趴在桌子上睡覺,那一次,他就轉過來也趴在我桌子上睡覺。也許動作太輕,我什麼也沒有感覺到。還是後來回到寢室之後同學告訴我的,那時候,小心臟第一次為他跳動得那麼劇烈。 我現在所能想到的關於高一的所有,也許就那麼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