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6 June, 2012 | 一般 | (2 Reads)
11月29日,我逃了自習課,離開了家。 大街上空蕩蕩的,只有幾盞陰暗的路燈拉長了單薄的影子。 我知道,我又一次的莫名其妙了! 這是離開家的第4天,這個冬天,談不上寒冷,他們都說,“這真是個暖冬”。 沒有風。 沒有雪。 很暖。 忘記了是什麼原因和父母爭吵,我本應該記得清清楚楚的,這樣我便可以在多年以後能夠回憶起來我的第一次離家出走是有一個痛徹心扉的前提,可是僅僅在第4天的時候,我就像失憶一樣,重重的忘了! 小諾說“其實你不是一個乖孩子!” 小文說“你是個不稱職的男朋友!” 她們的話,我連標點符號都承認。 我很孤僻,沒有什麼好朋友,只有幾個筆友在每個星期一的時候會準時的報到,幾封郵件像屍體一樣躺在郵箱裡。 “珞珞,要開心哦!” “珞珞,加油!” 然後我就會很開心,然後我就很努力的背誦數學公式,然後我的數學考試成績很傲人。 然後我會笑,然後我會被他們罵神經質! 是的,在他們眼裡,我的孤僻變成了驕傲,我的傻笑變成了神經質! 所以,我覺得我很委屈,就像懶羊羊得到了許多的糖果,卻全部掉進水裡一樣,他可以坐在岸邊哭著,鬧著,而我不能,因為我成熟了,因為我是男孩。 更重要的是,我不是羊。 街邊的夜市開始忙著打理了,那家賓館的霓虹燈也不再亮了,我拖著疲憊的身體,慫恿的睡眼,清醒的想到,我又像孤魂也鬼一樣,遊蕩了一夜。 什麼是遊樂? 習慣從口袋裡摸手機,屏幕漆黑,原來它在我離開家的第2天就罷工了,相伴1年,它,始終不是和我在同一條戰線。 餓了,不是突然餓了,是是在忍受不了空腹,右手邊是一位和藹的大媽在賣早點,塑料桌椅,很整潔,她對我笑了笑。早餐很簡單,一份豆漿,其實我不愛喝。 因為我要習慣與不喜歡的事物相伴。 結帳的是一個七八歲的女孩,我發現我老了,真的。我故作鎮定的把口袋翻了個底兒朝天,還是沒有找到錢包。 它,也離開了我。 和藹的大媽走過來,很優秀的利用了婦女的特性,劈頭蓋臉的罵了我一頓,周圍的人看著我,好像在看雜技團的小猴表演。 霧氣還沒有散去,快下雪了!我還是走了,她們沒有把我拘留起來,當我覺得自己走的夠遠,回頭幾乎看不清湧動的人群,我低聲罵了一句, “38,老子會還你錢”。 然後就流了一滴淚。 落魄的時候,原來可以更囂張! 小文朝這邊走來,我看清了她,如同隔了世紀的恍惚,回到丟失的原地,心房被溫暖著。 她,眼睛紅紅的,頭髮凌亂著,臉龐蒼白著,嘴唇乾澀著,手指顫抖著,我只是草草的看了她一眼,心就疼了! 朝9晚5的上班組忙碌起來沉睡一夜的公交重重的打著喇叭,小文和我,並著肩,走著。 “珞珞,回家吧” “嗯” 媽媽在做飯,爸爸在看電視,妹妹在寫作業。 週一,我照常去那個我不喜歡卻不得不去的學校,聽那節我很討厭卻又不得不聽的歷史課。 週一,我照常收到了筆友的信,和小文的午餐。 這樣的生活,還好吧? 對於我不喜歡或者不討厭的事情,我的回答都是“還好吧” 我才知道,我離開家的原因是爸媽吵架了,好像是與我無關,可是我還是感覺很委屈,我總是這樣,總是把與自己不相干的事情聯繫起來,然後努力的往壞處想,所以 小諾說“你總是這麼傷痕纍纍” 小文說“這樣的你讓我心疼” 小C說“你就是一個神經質” 我想,我是吧! 聽說,天使很寂寞,因為他會飛! 喜歡文字8737663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