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30 April, 2012 | 一般 | (2 Reads)
七天的假期結束了,雖然過得不是很開心,但卻是我們這一家子的一次難得的相聚。是天意吧,我們一家三口天各一方,唯一的紐帶就是我那可憐的女兒,若是沒了她,這個家大概早就不存在,即使家的感覺若即若離,但我還是艱難的支撐著,因為我真的不想給我的寶貝一個破碎的童年,我一直都這麼努力著,換來的卻是你的不在乎,我的苦沒有人能體會,沒有人能理解,也沒有人會心疼。我就那樣被你擱著,放著,懸著,藏著…… 幾個月沒見面,見了還是一樣的吵,我不知道這樣的日子我還能支撐多久,我不知道你還要欺騙我什麼?既然你忘不了她,那你就放了我,好嗎?每次看到你那些肉麻的短信,我就心如刀割,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還要在乎你,或許,我還是愛著你吧,呵呵,我很傻,是吧?有時候,我會想,假如我有一天消失了,你會為我緊張嗎?你會想起我嗎?昨晚跟你吵架的時候,我真的已經下定決心要離開你了,你不是很想我放開你嗎?為什麼我要離開的時候,你又要挽留我呢?是因為你承擔不了這個後果嗎?還是你真的離不開我呢?既然要我留下,為什麼又不好好珍惜我呢?你做出這樣的事情,我一次次的鼓起勇氣寬容你,你每次都說是最後一次,那到底什麼時候才是頭呢? 日子好難過,這個故事裡,受傷的明明是我,為什麼我卻要為別人舔傷口呢?你說要我相信你,相信你會忘了她,但對你我一點把握都沒有,你可以毫無顧忌地叫我老婆,又可以無所事事地在我面前跟別人好,你一再的要我相信你,可是,你有給過我堅持的理由嗎?不要再這樣折磨我了,我的愛很單純,受不了你一次次的激怒。我想放棄了,因為我厭倦了等待。我不想再站在原地,傻傻地看著你演戲了。親愛的,我想告訴你,我不要這二分之一、三分之一……的幸福,我不要和別人來分享你,夢既然實現不了,那就全部粉碎吧。 假如愛有天意,我只想讓這一切都淡淡地隨風而去,風過無痕。親愛的,你要是想起我就望向天空,因為我也正望著天空想起你…… 文章來源:高雪松的心情軌跡 |快樂使者 | 你的健康我們來關注 |Wittgenstein | 雨揚居士-Yohofate好運到 |一旋一葉一天涯 | 周明華 |完全關閉此部落格 | 小平魚兒的BLOG |以手之筆,載人生之墨跡 |

| 28 April, 2012 | 一般 | (3 Reads)
星期天,我和兩個姊妹興高采烈地去看望一個孤寡老人。 在不老街附近破舊的樓房裡,我們找到了老人的家。 這位七十八歲的老人叫楊愛道,是個孤兒。父母早已過逝,無兄弟姐妹,無兒無女,無老伴,屬於“三無”人員。在只有十幾平米的小房間裡,我們看到了這位老人,她熱情地向我們打招呼。 她是個殘疾人,雙腿殘廢,雙目也不幸失明。然而她的精神狀態卻格外好,臉上洋溢著喜悅。 我拉著楊媽媽的手,噓寒問暖。楊媽媽笑盈盈地讓我們坐在她的身邊,一邊喊著“女兒,快給客人倒茶”。 這時從廚房進來一個40多歲的婦女,胖胖乎乎,敦敦實實,濃眉大眼。我心想,楊媽媽不是孤寡老人嗎?怎麼會有女兒?一問方知,這個被楊媽媽喊著“女兒”的婦女叫青雲,是一個基督徒,與楊媽媽同為主內姐妹。 她來自於黑龍江,一個人在大連闖天下。聽教會的人說楊媽媽是個殘疾人,又是個孤寡老人。先前照顧她的人因家中有事離開了大連。雙目失明、雙腿殘廢的楊媽媽一個人無法生活,青雲大姐毫不猶豫來到了老人身邊,擔負起照顧一個殘疾老人的重擔,洗衣作飯,端屎端尿,天天如此,我心中頓生敬佩之情。 楊媽媽是個虔誠的基督徒,有自己的信仰和追求。她身殘,志不殘,心不殘,她用她發自內心的喜悅之情感染著我們。她熱情洋溢地說:感謝上帝,我不孤獨。上帝總是派兄弟姐妹來照顧我。一個走了,另一個又來了,從沒間斷過。我沒刻意去求過找過,然而上帝知道我的缺乏,瞭解我的需要,他從未讓我孤獨過。我縱有千言萬語,渾身都是口,也訴說不完上帝的偉大,上帝的慈愛!只有天天讚美、心存感恩。只要我活著還有一口氣,我就要獻上感恩,讚美無比慈愛的上帝!我還自己編了讚美上帝的歌,我唱給你們聽。說著就唱了起來,一邊唱,一邊還帶動作,兩隻手舞動著,臉上蕩漾著喜悅和歡樂。 她興致勃勃地說啊說,內心充盈著幸福,充盈著愛。雖然已雙目失明,但眼角流露著愉快,臉上帶著微笑,並渴望與大家一同分享她內心的喜悅和歡樂。這是一個人從內到外的幸福感,宛若晨曦中漫漫綻開的鮮花,從內心瀰漫開了微笑。 青雲姐從小就缺乏母愛,得到的經常是打罵,楊媽媽用她全部的愛去溫暖她深受創傷的心…… 當我們要告別楊媽媽時,她讓我們三人留下姓名,她要為我們每個人獻上祈禱!為我們祝福!我的心被深深地震撼了。祝福的價值無法用金錢來衡量,它可能會改變一個人的一生和很多人的命運。 最近,看到青雲姐,聽說楊媽媽已經離開人世。臨死前,癌細胞已經擴散到血液裡。她卻態然自若,面帶笑容,感謝讚美不斷。還撅起小嘴,深深地親了青雲姐一口,安慰她說:“女兒,別難過。上帝已經為你預備好了一切。快給我穿衣服,上帝來接我了”。 一個臨死的人,一個病魔纏身的人,不但沒有悲傷和恐懼,沒有自哀自憐,反去安慰別人。這是何等樂觀、豁達的生命,這是一種怎樣的內心喜樂和平安啊?!又是怎樣超越生命的極限? 她不是在黑暗和罪惡面前閉上眼睛,而是在感恩和微笑中閉上眼睛,那是苦難中的微笑。 多少健全、四肢發達的人,尚且不能如此快樂和喜悅,發自肺腑地歌唱生活的美好。心中常常裝著名利,總是愁眉苦臉地盯著人生的苦難,對社會的黑暗與人性的缺陷耿耿於懷,缺乏寬容,缺乏愛與幸福的廣博體驗。許多人的內心世界與楊媽媽相比,太缺乏大愛和大善了,缺乏靈魂的超脫與自由,缺乏對生命本質純粹的體驗,缺乏高貴的品質,以至於不能從容平靜地面對世間的風雲變幻,超然於世俗的一切,從從容容信步人生路。 心裡充滿安寧,甘露才能滋潤心靈。體驗幸福,體驗愛,體驗為別人祝福,為萬物祝福,為生命祈禱!為人類和平祈禱!這才是博大、偉大的生命,才是真正高貴的靈魂,聖潔的靈魂! 想想那些接連不斷來照顧楊媽媽的兄弟姐妹,他們與楊媽媽素不相識,絲毫沒有盡義務的責任。然而,因為愛,因著廣博的悲憫,他們自告奮勇、心甘情願地來到了殘疾老人身邊。一把屎一把尿,無怨無悔地侍侯著老人,即使是親生兒女也未必都能做到。 多少有兒有女的老人被送到養老院,多少老人過著淒涼的晚年,兒女不在身邊。工作忙,工作需要等等不管是什麼借口,在充滿大愛、悲憫的撫慰,沒有任何私慾、不求任何回報的這些人面前,顯得多麼蒼白、多麼無愛,多麼狠心,多麼忘恩負義。 如果一個人心中充滿大愛,她的心一定會充滿廣博的悲憫,溫暖的撫慰。 大愛是感人至深的,愛心是一座支取不盡的心靈寶庫。大善是神聖純粹的,驚天動地的。有了大善、大愛,人間才有大美。靈魂深處的大美,那是最美的風景,最美的聖殿!心有聖殿,才有高貴、尊嚴、善良、理想和追求。 文章來源:不自主的生存 |歪脖魚的內陸海 | 鱺酈頭 |整形醫生 趙綱 整形美容 | 世紀文景 |素天堂 | 張立勤 |專欄作家羅西 | 《媽媽寶寶》 |孫蘇燕馬媽媽的BLOG |

| 21 April, 2012 | 一般 | (2 Reads)
籃球運動是速度、靈活、力量的結合,人們應該重點通過全速短跑鍛煉、彈跳鍛煉和腰腹核心區力量鍛煉來激發自己的最大潛能。   針對籃球中最重要的彈跳能力   雙腳跳(練習跳躍能力,強健腿部肌肉):   以一個盒子或訓練台作為訓練目標;2。膝蓋彎曲,垂直橫向跳過目標;3。雙腳著地,從反方向再跳過目標。   單腿跳(練習跳躍時保持平衡的能力):   面對固定的訓練台,雙腿分開,比臀稍寬;2。降低重心,成半蹲姿勢,跳上檯子,單腳著地,且動作輕盈;3。從檯子上下來,換另外一隻腳,重複以上動作。   傳球練習(練習腰腹部肌肉,提高身體協調性):   坐在地上,屈膝,雙腳抬高;2。手持健身實心球,通過扭動軀幹,將實心球輪流放在身體的兩側。

| 16 April, 2012 | 一般 | (3 Reads)
電影的影響力是巨大的,如同好萊塢用電影建造出的一個全球化的美國夢境,中國電影人也正在致力於通過電影來詮釋中國的魅力。 《赤壁》的團隊幾乎齊聚華人的影視創作精英,不知為何唯獨配樂沒有邀請譚盾出馬。巖代太郎的配樂有幾段與畫面銜接得很好,像《赤壁上》開頭的曹操出場、魏軍進逼、蜀民逃難、糜夫人跳井、屠殺蜀軍,有幾段則不然,比如八卦陣之戰結束和《赤壁下》的片頭球賽,那種悲愴與緊張都是與情節格格不入。 鏡頭剪輯方面也不乏亮點,八卦陣戰前與東吳燒疫兵兩段交叉剪輯都非常出色,孔周合奏完全靠剪輯來表現,曹操殺蔡張後的面部表情與吳軍清點箭數的交叉剪輯強調出了張豐毅的表演功底[之所以是強調而不是顯示,是因為這副表情其實在幾分鐘前就出現過],周瑜思念小喬的場景細膩感人,把大戰前的氣氛頂到了沸點。 在三段戰爭戲中,最好的是長坡阪之戰,層次眾多,細節豐富,吳氏風格在趙雲的部分發揮得淋漓盡致,馬蹄華麗麗地慢鏡濺起泥水,長槍華麗麗地慢鏡鳴嘯而出,披風華麗麗地慢鏡掠過鏡頭,魏兵華麗麗地慢鏡倒入火焰,策馬接旗、長槍貫體、力折槍頭、迎面對刺,不再毫髮無傷的趙子龍愈顯神勇無匹,與後面所表現的關張之勇的誇張不同,趙雲之勇真實可信,打動人心。 攻打曹營的場面不僅僅是太不像冷兵器作戰,結尾的黑幫劇壞了一場好戲,而且缺乏這種對人物的成功塑造,趙雲的鏡頭多是重複前景,周瑜瘦小的身軀怎麼也「勇」不起來,像與趙雲背靠背並肩作戰這樣的熱血場面,如果周潤發沒有辭演,倒有可能出來幾分感覺。 至於八卦陣之戰,完全是一場多餘的戰事,如果曹軍的騎兵能過江主動與吳軍打一場陸戰,則長江天險就形同虛設了,曹操也就沒有操練水軍的必要,歷史上吳魏確實是在烏林有一場陸戰,火燒烏林那是在吳軍水戰勝利後打過江去才會發生的,就像影片最後那場攻打曹營的戰事所演繹的那樣。 不去講求這些歷史真實——多數觀眾不會考慮這些,八卦陣之戰是《赤壁》最大缺陷——主題游移的集中體現。首先吳宇森是想在影片中極力表現三國一眾英雄豪傑的,而反戰又是吳一貫的思想,英雄主義與愛好和平這對矛盾並非不能共存,解決的辦法就是充分顯示戰爭的情非得已,不把三國戰爭作為諸侯爭霸戰,而作為反侵略保衛戰來處理,原本已經化解了這對矛盾,可惜吳宇森的這一思路並不明確。 長阪坡之戰在各方面都趨近完美,魏軍屠城,百姓逃難,配以悲愴的樂曲,充分烘托出生死存亡的危機感,不得不挺身為他人而戰,這樣的英雄才是真正的英雄,這時的拚殺才是以戰止戰,這一段結尾屠殺斷後蜀軍的鏡頭才分外具有感染力。而像回光陣不夠有說服力,關羽踩著步點出場太戲劇化,一個人抵一千人太誇張這樣的不足終究是小節。原本小說中除去華容道,從長阪坡到赤壁都沒有關羽的戲份,但沒有關羽的三國還能稱之為三國嗎?這正是前面所說的對定型化認知的屈從。 反觀八卦陣之戰,從頭到尾都不合情理——雖然它確實令觀眾覺得新鮮和過癮,魏軍就算衝不破孫劉聯軍的盾牌陣,也斷然沒有主動從空當處衝進包圍圈的道理,當甘寧、趙、關、張輪番出場,旁邊的士兵靜立觀戰的情景出現——再次地迎合定型化認知,這場戰事就開始淪為一場表演秀,最終在勝券在握的情況下,周瑜按耐不住寂寞也要下場顯顯身手,則讓這場秀的味道變得徹徹底底,當殺人成為一種秀,實在無法自圓其說哪裡還有半點反戰的意味,戰事結束後的那段配樂也就顯得異常滑稽,因此縱然此後吳宇森一再作伏筆,當周瑜放走曹操說出「我們都輸了」時依然讓人難以接受。 戰爭的慘烈,英雄在危難之時凸顯出的高大,都是很沉重的話題,而關於諸葛亮、孫尚香的所有段落都是輕鬆的、有趣的,還包括周瑜探劉營對劉關張三人的刻畫、投壺之戲等段落,這都嚴重沖淡了影片的主題,一對矛盾的糾結已經讓吳導迷失了方向,居然還要唱一唱女權主義的讚歌來一博當代人的共鳴,要知道主題是需要被一再強調才能深入人心的,東敲西打自然是吃力不討好,周瑜那句「因為專注」倒是說得很好,可惜吳宇森自己並沒有聽進去。無論是褒是貶,走出影院的人能夠達成這樣一種共識:這不過是一部娛樂片而已,差別只在於它是一部好的娛樂片還是差的娛樂片,也許《赤壁》的創作人員會滿足於「一部很好的娛樂片」這樣的評價,但無論如何一部缺乏思想內涵、無法激起人共鳴的電影是難以承受「中國電影的驕傲」這種讚譽的。

| 16 April, 2012 | 一般 | (2 Reads)
膏藥是傳統中藥的四大劑型之一,使用方便、價格便宜,風濕痛、腰腿疼一貼就靈。然而,揭膏藥的滋味卻很不好受,疼痛難忍不說,有的人皮膚還會因此又紅又癢。   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中醫醫院藥劑科主任郭桂明在接受《生命時報》記者採訪時介紹,一般來說,膏藥分為軟膏、硬膏和敷藥。   常見的橡皮膏藥、松香膏藥、巴布膏藥都屬於硬膏,這是最難揭的一種。要想揭膏藥時不疼,就得做到以下五個步驟:   1.先熱敷。貼膏藥前,最好先用熱毛巾將患處的皮膚擦淨,拭乾後再貼。   2.避開毛髮。貼膏藥時,應盡量避開毛髮較多的地方,或者將患處的毛髮剪掉,以防撕揭時引起疼痛。   3.時間不能太長。很多人貼膏藥一貼就是兩三天,實際上,如果耐受刺激較差,膏藥貼4—6小時就要揭下來。這是因為,經過這段時間後,皮膚已將膏藥的有效成分吸收了一部分,如果不揭掉,就會出現發癢、紅疹等症狀。   4.揭膏藥時抹點油。揭膏藥時,可以一邊揭一邊塗一些爽身粉或嬰兒油。如果沒有這些,用點橄欖油等植物油也可以。   5.揭下膏藥後,用溫水沖洗。這樣可以緩解其對皮膚的刺激。   此外,還要提醒大家,扭挫傷腫痛時不要馬上貼膏藥止痛,應該在受傷24小時後再貼,否則會讓腫脹更為嚴重。

| 12 April, 2012 | 一般 | (2 Reads)
如果你可以看到這篇文章,表示註冊過程已經順利完成。現在你可以開始blogging了!